当前位置:主页 >医疗事故 >

台湾医院也刮暴力袭医风

2018-12-10 00:10:56

  11月下旬,一起病患家属掌掴女护士、遭当地检察机关起诉的事件不但引发全台轩然大波,更让所有人意识到台湾“医院暴力”的严重现状。


  究竟有多严重?台湾卫生福利部门负责人邱文达透露,根据台湾病人安全通报系统统计的数据:2009年起,台湾医院暴力事件呈逐年增加趋势,并在2012年达到最高峰,一年多达600例。换句话说,平均每天就会发生两例,其中更有206例涉及身体攻击、言语冲突、破坏设备的伤害事件。可见台湾医患关系的紧张程度。为此,台湾相关部门已通过修法草案,严惩“医院暴力”。最多可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十万元新台币以下罚金的重罚。


  台“医院暴力”逐年增加


  四成急诊医护曾遭暴力


  台湾桃园县芦竹乡民意代表王贵芬在父亲住院期间,因不满医院护理人员拒绝在电话中透露父亲病情,跑到医院掌掴护理人员。此事在台湾引起公愤。事发十余天,台北荣民总医院急诊室再度发生医疗暴力事件。该院一名女护士在为一酒醉受伤男子包扎伤口时,突遭男子攻击,被其逼到墙角殴打。这名男子还打算再殴打其他医护人员。医院保安赶来仍不敌,被男子殴伤。


  事实上,台湾医院暴力事件的发生频率比“十余天一起”要高得多。台湾卫生福利部门负责人邱文达不讳言,根据台湾病人安全通报系统统计,2009年起,台湾医院暴力事件就呈逐年增加趋势,2012年达到最高峰,一年就多达600例,换句话说,平均每天发生2例,其中206件涉及身体攻击、言语冲突、破坏设备的伤害事件。统计表明,2009年起至今年9月,发生在急诊室的伤害行为有598件、治安事件有1204件,总计1802件;其中2009年191件、2010年250件、2011年448件、2012年591件,截至今年9月已有322件。今年初,台湾医劳盟公布的网络调查显示,急诊医护人员有9成曾遭遇言语暴力,4成遭遇肢体暴力。


  近年在全台引发强烈关注的除今年11月26日的“王贵芬掌掴女护士”外,还包括:今年6月30日,澎湖男子吴旻哲陪友人到澎湖医院就医,因喧哗被制止,竟拿电击棒攻击警卫与护士;今年5月6日,台湾演员陈清达陪母亲到彰化某医院就医,嫌医护动作慢,对护理师咆哮,并殴打医师;去年7月,高雄市一名男子带受伤女友到大同医院就医,不满医护未优先处理,拿椅砸伤护理员。


  荣民总医院首创“隔离区”


  “隔离”醉汉等高危病患


  此前暴力袭医案的“凶手”,虽都已被公诉或遭罚款等不同程度的惩处,但这显然并未起到震慑作用,医院暴力事件仍日趋增加,台湾相关部门也在持续抗议并采取相应对策。


  以最近这起台北荣民总医院护理人员及保安遭醉汉患者攻击事件为例,因这名患者酒醉,属难以自控情绪的状态,台北荣总就特别提出将设全台首例“隔离区”——将酒测值过高、精神异常患者或是因暴力斗殴受伤就医等行为异常的患者,列为可能的高危险病人,安排在单独的隔离区治疗,并由院内的驻卫警和安全人员陪同在侧协助就诊,以防止无辜医护人员再次受到暴力威胁。


  台湾医疗改革基金会医改会对台北荣总的创举表示肯定,并提出将高风险患者分类管理的概念。医改会研究员朱显光就表示,酒醉病患较容易辨识,在救护车将病患送来前,就可先通报医院预做准备将患者分流,医护人员也能有所警戒,不仅对医护人员安全多一层保障,也能确保其他就诊民众安全。


  医界吁修法打击暴力


  施暴者最高可领5年刑


  “隔离区”只能防酒精催眠下的“高危险病患”,而清醒的医院暴力者更加不能忽视。就在“王贵芬掌掴护士”事发后的第二天,护理师护士公会全台联合会便召开记者会谴责医疗暴力,呼吁相关部门尽速修法,将医院暴力改列公诉罪、加重刑责、给护理人员安全执业环境,扞卫护理人员尊严。


  目前,台湾有关防治医院暴力的法案主要是“医疗法”第24条,其中规定“任何人不得以强暴、胁迫、恐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滋扰医疗机构秩序”,违反者将处以3万元至5万元新台币罚款的行政处罚。对此,台北护理健康大学助理教授、律师邱慧洳就指出,这样轻微的法律后果对层出不穷的医院暴力事件,显然难以产生吓阻作用,因此呼吁增订刑事责任条款。而目前台湾有关保护医护人员的规则,则主要是卫生医疗主管部门的“医院评鉴”规则和劳动人事部门的工作条件保障规则。


  在全台医疗卫生界呼吁“修法”声音中,台湾立法机构“卫生环境委员会”12月2日初审通过“医疗法”相关修正草案,民众只要在医疗人员执行医疗业务时,对医护人员施以强暴、胁迫,由3年以下徒刑改为5年以下徒刑。除了对医护人员人身安全的保护外,修正草案还将“危害医疗安全或其设施”也加进去,未来民众“抬棺”抗议的行为恐将触法。


  大陆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须警醒医院暴力双向性


  对比台湾,大陆的医患纠纷、医院暴力实际上也是一个长期性问题,也同样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以深圳为例,近来的暴力伤医就呈现“井喷式”爆发。据市医管中心统计,今年10月至今,市属公立医院共发生4起暴力伤医事件,其中北京大学深圳医院1起、市中医院2起、市儿童医院1起。代表医疗行业较高水平的三甲医院反而是矛盾的集中爆发地。对此,市医管中心主任罗乐宣就表示,“这类医院诊疗量大、疑难险症多,一旦治疗效果与患者预期不符,容易出现矛盾。”据悉,市儿童医院平均每年有30至40起医护人员遭遇辱骂、暴力事件。


  面对屡禁不止的医院暴力,卫生部、公安部曾在去年4月30日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确警方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与台湾相关规定类似,《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在保障医疗人员人身安全外,对医闹、号贩等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七种行为都列为处罚范围。如在医院烧纸钱、摆灵堂、摆花圈、违规停尸、聚众滋事等医闹行为都将受到治安处罚甚至被究刑责。


  当然,医院暴力并非皆为单向的医护人员遭到暴力对待,而存在双向性,比如医院虐待病患。不论台湾还是大陆,都能听到医院对病患的疏忽、误诊。比如台湾的医药大学北港附设医院就传出错误对待病人的案例:该院曾使用回收的点滴袋插入抽痰管给老人灌食,由于不是规定的喂食袋和喂食管(价钱贵40倍),就无法控制流量,老人因此可能噎到或呕吐,吸入肺里将造成肺炎。老人无法说话,只能痛苦地忍受。这自然也算是“医院暴力”。


  在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完善以保证医护人员安全及正常医疗秩序的情况下,医院方面也需完善自己的医德、良心,减少类似以上无声的隐蔽案例,才能更彻底地解决“医院暴力”。

未成18年不能看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