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医药资讯 >

陈冯富珍:医改推进难,主因中央政策落实不到位

2018-12-13 00:01:57

发布日期:2014-07-10

7月9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在京接受中外媒体专访,探讨中国医改、控烟和结核病防治问题。

对于中国新医改五年,大城市的大型公立医院仍存在“看病贵、看病难”等问题,陈冯富珍坦言,中国医改推进难,是执行问题,“地方政府有时不去执行中央政府的决策,有时执行不到位,政策得不到落实”。

从2009年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至今,陈冯富珍每年到访问中国。“几乎在每个场合,我都会向中国领导人建议,要尽快采取有效措施控烟。”陈冯富珍说,目前,中国每年有超过100余万人死于烟草相关疾病,如果再不当机立断采取有效控制措施,到2050年,中国死于烟草相关疾病的国民,每年将高达300万。

“不过,一个好消息是,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无烟北京’规划,北京的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将全面禁烟。”陈冯富珍说,一个城市成功控烟的榜样有望在未来不久后复制到全国其他地方。

中国国民死亡原因超80%是慢性病

在所有的公共卫生问题中,陈冯富珍认为,中国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快速老龄化和慢性病爆发。

“中国政府须果断采取行动,应对严峻的国民慢病负担。”陈冯富珍介绍,中国正面临巨大的慢病风险。目前,全球目前约63%的死亡,是死于慢性病;但在中国,超过80%的死亡者,是死于慢性病。

陈冯富珍说,控制慢性病增长态势的一个有效手段,就是控烟。

烟草导致并加重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慢性。世卫组织统计,在中国,烟草每年导致超过100万人死亡;“如果中国政府不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控烟,到2050年,烟草导致的死亡人数将增至300万人”,陈冯富珍说。

“烟草专卖与控烟之间存利益冲突”

中国政府已于2003年签署并承诺履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但该公约自2006年在中国正式生效以来,执行艰难。至今,中国仍未出台国家层面控烟立法。公约要求的公共场所全面禁烟、警示图形上烟包、提高烟草税以降低烟草销量等措施,中国均未落实。

陈冯富珍坦言,中国烟草专卖局即负责烟草销售,又是中国控烟履约组成员,“这确实存在利益冲突”。但她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向世卫组织表达:将逐渐解决控烟中存在的这些利益冲突问题。

“‘任何禁烟政策对中国的财政收入和烟农的收益都会带来影响’,这个说法难以令人信服。”陈冯富珍说,烟草使用带来的巨大疾病负担,比烟草行业创造的利润要高得多,足以威胁中国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

世卫组织、世界银行合作推动中国医改

此次在京访问期间,陈冯富珍代表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行长一起会晤了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就合作推动中国医改达成一系列共识:世界卫生组织将于世界银行一道,帮助中国政府推进医改进程。

陈冯富珍介绍,世卫组织和世界银行将分别从卫生服务政策建议,和医疗服务筹资两方面,合作推动中国医改进程;同时,两个国际组织将及时向中国政府提供世界各国的医改经验,“相信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中国政府和公众会找到一个符合中国国情发医改模式来解决卫生挑战”,陈冯富珍说。

陈冯富珍说,医改对全球各国来说,都是很大的问题。如果随着时间推进,中国政府能够将初级卫生保健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覆盖至13亿人口,将为世界其他国家的一概提供非常有益的借鉴。

“但民众要给中国政府一定的时间,医改是一个非常艰巨的工程,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需要透明和问责制”,陈冯富珍说,中国政府已经在社区诊所、家庭医生培训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如果做得好,病人在社区就可以找到医生就诊,而不用去大医院。但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中央政府政策,在地方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和落实,“看病贵、看病难,以药养医”的状况依然存在;民众的一些观念也亟待改善,“干嘛有病一定要去大医院啊?”

陈冯富珍说,她曾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竺讨论,最符合中国实际的法律框架是什么,能够使地方政府能够履行自己应有的医改职责,并且确保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国民能够享受到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原标题:陈冯富珍:医改难推进主因中央政策落实不到位)

来源:新京报

中文字幕手机在线精品